会跑步的硬币

我们同样期待最深沉的孤独

[Superbat]Watching

山上山:

Watching


配对:贝尔蝙/布兰登超


梗概:观察小记者


注:并没有完全遵循电影设定


想看总裁偷看小记者——有点无味啦……


 


 


办公室重新装修了一遍,烦人的甲醛味散尽之后星球日报最大股东便将自己塞进了那间屋子。


新办公室的装修很不错,采光好,将屋子里照得明亮极了,角落里摆放着一人高的绿植,翠绿的叶子四散生长,面向职员们的是一块巨大的涂着白色横纹的特殊制作玻璃,灰色的玻璃将屋子与工作区隔绝开来,在必要的时候将变成外人无法看穿的“墙壁”。除了必要的办公桌,办公椅,书桌与书柜之外,也自然少不了柔软舒适的沙发。


从哥谭远道而来的新办公室的主人就瘫在这张沙发上,在旁边随手扔着几本印满嫩模的杂志和几份报纸——这些都是他翻看过的,当手里最后一份报纸被他读完之后也不可避免地成为了随手扔到一旁的杂物。


布鲁斯·韦恩,你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人跑到大都会来入股另一个城市的报社,但也没什么不可能的,他会笑眯眯地说一些商业事物让这件事看起来合理,而他人可不会管这些,只是觉得,这个家伙非常富有如何挥霍那都是他的事,早些年他还随随便便就掏卡买下一家酒店,入股报社这又算什么?


外人少不了评论这事儿,哥谭举足轻重的人物眨眨眼都要被人谈论半天,但布鲁斯不管这些,把那些杂言碎语像身边的报纸杂志那样堆起来丢到一边不再过问。他重新调整了下坐姿,把视线从屋子里投向屋外,看着那些或来来往往,或在电脑前打字如飞的职员,目光在人群中搜寻着,没用几秒便找到了他要找的人。


克拉克离布鲁斯的办公室不远,从屋内放眼看,笔直的就能看到克拉克的工位,布鲁斯的角度正好将对方的侧面收入眼中,对着电脑的敲敲打打的小记者看起来苦恼极了,他一手揪着自己的头发,单手泄力似的慢吞吞地敲击着键盘,布鲁斯看不全克拉克是什么表情,不过单看对方无意识地用牙齿咬着下唇的行为就知道他有多烦恼这篇报道了。


布鲁斯感觉到自己意外地心情很好,他调整了一个更为舒服的姿势,将腿搭在茶几上,眼睛在屋里草草绕了一圈,注意到墙上的时钟指向五点半之后,最终又回到克拉克身上。


小记者现在正把大拇指的指甲塞在牙齿间磨来磨去,另一只手转去拿桌子上的什么东西,那被隔板挡住看不清,但下一秒噼里啪啦掉落在地上的文件夹,书本,纸笔便向布鲁斯揭示了他要找的是什么东西。记事本和笔,哈,难以想象拥有超级大脑的氪星人居然也得需要纸笔来记录脑子里的思路。


布鲁斯翘翘嘴角看了眼时间,时钟显示着五点五十,接着他动了动,把右脚搭在左脚上。


小插曲引来不少目光,克拉克脸因此飘了一点红,皱着眉懊恼地弯下腰去将从桌上掉下去的东西捡起来。克拉克一弯腰布鲁斯就看不到他了,但他可没错过周围姑娘们抿着嘴巴轻笑的模样,还有路过的同事蹲下去帮克拉克。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周围姑娘们是怎么看待克拉克的,笨拙、乖巧的来自堪萨斯的大男孩,谁不喜欢呢?布鲁斯摸摸下巴,盯着克拉克随随便便送出去的灿烂笑容,琢磨着自己有没有见过克拉克这样对自己笑?


像那样,咧开嘴巴,直视眼睛,很少。抿着嘴唇,微微低下头,又抬起眼皮将湛蓝的眼睛露给他看,很多。


唔。两两相抵,还算可以接受……大概。


小插曲很快就结束,将东西都归纳到办公桌上后克拉克呼出一口气,又开始痛苦地沉浸到文章当中去。这次他把指甲换成了笔盖,嘴唇含着笔夹部分左右开弓,一手在本上写写画画,一手放在键盘上,敲敲打打没几下像是终于理通顺似的,把笔和本子放旁边一放,叼着笔盖就啪嗒啪嗒地打字,这看起来不会有什么再打扰他了——


但很快的。再次打断克拉克的是用滑椅溜到克拉克身边的另一个同事,布鲁斯见过他几次,也听到克拉克提起过,吉米,关系还不错的朋友。


他们在说些什么,布鲁斯听不到,但他能看到吉米把手放在克拉克肩膀上拍了拍之后,小记者明显放松了些,克拉克让自己往后面的靠椅靠了些揉揉自己的额头,点头又说了些什么吉米才兴高采烈地离开。


克拉克呼出一口气,他盯着电脑看了一会儿后突然毫无预兆地笑了一下。那笑容布鲁斯熟悉极了,垂着眼睛,双唇微张,如果他抬起眼皮那你看到的就是想漩涡一样吸引你的蓝色宇宙。


嗯?布鲁斯直了些身子,他再想看个真切时那笑容已经被克拉克藏进本子里了——他垂下头抓过一旁的笔记本遮住一半的脸,对周围的同事们保密,但布鲁斯抓到了克拉克弯起的眼角——有什么这么好笑?想到了什么?


六点二十分。克拉克笑了将近有一分钟,之所以停止还是因为露易丝走到了克拉克身边。


令人……生气。


布鲁斯深吸口气,在“克拉克为什么笑”和“他们俩在说什么”之间选择哪一个更令他感觉……不太好。


结论是两个都一样,实在是令人沮丧。


露易丝弯腰一手撑着桌面,在克拉克的屏幕上比划了一下,克拉克就抓过一旁的笔刷刷刷在上头记录东西,认真极了,像是在课堂上听老师讲课的学生似的。他们的交谈布鲁斯也听不到,但每次克拉克与露易丝交谈时总是把后脑勺留给他,这使布鲁斯有点焦躁,他基本上只能靠露易丝的表情和他们周围同事的表现来推断他们聊的话题或内容是否愉快。


布鲁斯瞪着眼睛想了半天,慢吞吞地站起来离开沙发在屋子里踱步,强迫自己不去思考他们之间的交流——但这没什么用,他还是会重新把视线移到克拉克和露易丝之间,紧盯他们的每一个动作,即使这让布鲁斯看起来有些神经质,可“前女友”这个头衔冠在不远处的露易丝脑袋顶上,闪闪发光快要刺痛布鲁斯的眼睛。


布鲁斯不想表现出很强烈的排斥,但他想打断他们的交谈,哪怕是一秒钟,尤其是露易丝由严肃转为轻松,最后在脸上挂起灿烂笑容的时候,布鲁斯的手放在门把手上,将开未开,露易丝才终于像是肯放过布鲁斯似的踩着高跟跟克拉克挥挥手走了。


时钟显示六点四十。


办公室临近七点时人走了一半,克拉克是坚守阵地的人员之一,他的周围一空,布鲁斯就可以更好的观察他,这次布鲁斯没再将自己扔到舒适的沙发上,他靠在书桌边看克拉克,沉浸在工作中的小记者打起字来手速飞快,他认真的时候就是那样,双眼看着,嘴唇紧抿,下巴也紧绷着,将注意力提到最高。


克拉克紧紧地盯着电脑屏幕,而布鲁斯则紧紧盯着他。


文章完成的速度很快,克拉克趁人不注意的时候用了一点点超级速度,噼噼啪啪二十分钟搞定了一篇文章。布鲁斯看在眼里,勾着嘴角笑施展小聪明的氪星人。


七点整。


克拉克转过头来看向新的办公室,湛蓝的眼睛与抿着嘴的浅笑直直撞进布鲁斯的眼睛里。


这让他呼吸一滞。


哦——他怎么忘了,他面前的克拉克,是那个拥有超级视力与超级听力的氪星人——也就是说,这家伙从头到尾都知道他在办公室里看他。


这太令人发指了。


布鲁斯抬头低头装模作样看东看西原地转了一圈,等他再看向克拉克的时候,对方已经来到了办公室外,与他面对面,微微歪着头,轻轻勾着嘴角,一副得意洋洋的胜利模样。如果是小狗的话,克拉克的尾巴怕是要翘到天上去了。


这是什么幼稚比赛吗?布鲁斯心想。可他能说什么呢,他只能嘴巴张了合,合了又张,盯着克拉克的笑脸说了一句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话:“你作弊。”


我没有。克拉克无声辩解,附上一个布鲁斯看过千百遍的温柔笑容,眼里带光:你才作弊。



评论

热度(95)

  1. 会跑步的硬币山上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