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跑步的硬币

我们同样期待最深沉的孤独

【布兰登超和贝尔蝠-攻受无差】CALL ME-03

庞贝余烬:

二代无差,不喜请拉黑。


侠影之谜结局&超归


-----------------------------


 


Clark很不舒服,他僵着脊背坐在沙发上,克制着力量别扭的拿着钢笔。


 


两道视线扎在他背上,从他进入到这间办公室开始一刻都未曾离开,那视线像是实质化了一样,上上下下的在他背后梭巡,活像是要把他看个对穿。


 


太诡异了。


 


Clark低头将注意力集中在笔记本上,尽可能的忽略背后落地窗边缓慢踱步的Wayne先生。他不太明白自己究竟为何受到这样的关注,焦躁感令他多次上推眼镜确定自己还好好的保持着Clark·Kent的身份。


 


卢修斯的视线越过坐立不安的Kent记者,玩味的对上了靠在桌边的Bruce,被抓包的人无辜眨眨眼,露出了个讨要新装备时惯常的笑,他插在口袋里的手动了动,几乎同时,卢修斯的手机响了起来。


 


“抱歉,Kent先生。”卢修斯掏出手机,低头看了看,随后神态抱歉的打断了小记者接下来的提问。“出了些事需要我去处理,也许剩下的问题,Bruce会很乐意帮忙。”


 


“不,其实……”意识到卢修斯要离开这间屋子,Clark感到前所未有的焦躁,他立刻的合上本子,跟着对方站了起来。“采访……”然而他没有机会说完这句话了。


 


“真的很抱歉,Kent先生。”仿佛真的出了什么事,卢修斯拍了拍Clark的肩膀,快步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木门合拢的刹那,Clark没来由的背后一凉。


 


“大公司就是这样,总会有这里哪里忽然出点小问题。”Bruce将手抽了出来,缓步走了过去,他从背后打量着Kent,对方像是被吓到了一样猛地转过身不自觉的后退了半步。


 


我长了一张坏人脸吗?哥谭宝贝挫败的在心里检讨,他稍稍仰起头,唇角上扬。“也许你不介意到餐厅继续接下来的采访?”他刻意放缓了语速,低沉磁性的声音仿佛在蜜酒中被浸透。


 


“Wayne先生。”Clark挺直脊背站直了些,Wayne已经离得太近,他觉得自己需要一个强硬的姿态来脱出眼下诡异的局面。“采访已经结束了。”


 


“……”Bruce脸上的笑僵了一瞬,随即他无所谓的眨眨眼,刻意的忽略掉Kent言辞中的拒绝。“那就只是晚餐?”他天真的笑起来,视线落在了对方镜片后的蓝眼睛上。


 


昨天晚上光线太暗,他竟然没看到这双蓝得惊人的眼睛,比起资料上的一寸照片,近距离看到真人时他才意识到这份蓝色有多纯粹……等等!蝙蝠侠敏感的察觉到一个问题,Kent那副土掉渣的黑框眼镜镜片平滑,仔细看起来和玻璃镜片没什么差别,那分明就是平光镜!


 


很好,继农场男孩儿Kent先生比纸还白的道德楷模履历后,他又发现了个新问题。


 


一个拥有迷人蓝眼睛,身材堪比阿波罗的人,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要将这些全部藏起来?或者说,他想要通过藏起这些来隐瞒住什么?


 


当一个拥有极大力量,刻意伪装平庸的好好先生与哥谭人口失踪扯上关系,蝙蝠侠很难不朝着最坏的方向进行怀疑。


 


“请千万不要拒绝我。”决定好好观察一下, Bruce又向前靠近了半步。“如你所知Kent先生,我刚回到公司没多久,对自己拥有的产业一无所知,我没办法管理一个自己从未了解过的行业,也许你很乐意和我说说星球日报的事情?”


 


Clark盯着忽然诚恳起来的Wayne反应了一会儿,才意识到Wayne企业好像是他们的母公司。


 


“事实上,我之前进行了几年旅行,几个月前才重新回到星球日报。”


 


如果他不是个傻到冒泡的好好先生,那他就一定是个十恶不赦的罪犯。不到两分钟的时间被连续拒绝了三次,Bruce开始怀疑起自己是不是进入了什么三流言情小说,啊哈,花花公子调戏乡下记者,他是不是该恶俗的回一句‘你的拒绝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


 


Bruce没有立刻接话,他们无言的隔着不足半米的距离对视,当看到小记者目光闪烁的瞬间,他知道自己赢下了这一局。


 


Clark从未如此迫切的期待Perry忽然打个电话给他委派些什么紧急任务,尤其是当他跟着自家大老板走出办公室时,黑皮肤的CEO似笑非笑的喝着杯咖啡看了他们一眼,仿佛早就预料到了事情发展一般。他并不想依着八卦新闻对从未切身了解过的人进行判断或者武断的贴上标签,可Bruce·Wayne给他的第一印象实在不太好,自认隐蔽的探究打量——感谢超级视力,和过于迫切的邀约与关注让Clark感到不安。


 


就好像……想要从他身上得到什么秘密一样。


 


他低头思索着,跟着Wayne进了电梯,原本走在前面的人一进入电梯就忽然停下了脚步,Clark如正常人般猝不及防的被撞了一下,他的背撞在合拢的电梯门上,在Wayne的手伸过来前扶住了被撞歪的眼镜。


 


“抱歉,Kent,你没事吧?”Bruce在手被隔开后动作自然的搀着小记者的肩膀将人扶了起来,他失望的瞥了眼被刘海遮住一半的眼镜,不太高兴的在心里谋划起下一次意外。


 


拉奥啊!难道Bruce·Wayne怀疑自己是超人了?!


 


Clark被自己的联想吓了一跳,他用力推了推眼镜,朝着远离Wayne的方向挪动了一步。


 


惊吓过后,一股不该出现的失望吞没了他。


 


他曾经在Lois面前摘下过眼镜,也不曾过于刻意的掩藏身份,可是她完全不在意,半点怀疑都不曾有过。反观现在,一桥之隔的哥谭,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将他与超人联系到了一起。Clark缩了缩肩膀低下头,盯着电梯内浅灰色地毯上乳白色的图案。


 


电梯的空间并不大,Bruce很难不察觉到Kent的变化,对方缩在电梯一角垂着头,活像是被踢了一脚的大型犬。他拧着眉看了一会儿,有些搞不懂Kent的心情变化。


 


他是忽然发现自己被大老板以势压人了?还是因为刚刚撞了一下受到什么刺激了?——等等,如果说Kent刻意的隐藏自己完美的外形条件,会不会因为他曾经是个饱受同性恋骚扰的恐同者?刚刚的肢体接触令他想起了糟糕回忆?


 


Bruce的手指动了动,轻易的想起了昨晚只围着一条浴巾的小记者大腿与臀部的触感,那些弹性十足的肌肉足以构成让人移不开视线的火辣曲线,他虽然没看过Kent摘下眼镜的脸,但对方五官立体感很强,加上那双蓝眼睛,绝对能够得到一个高分。


 


如此推断,Kent几次拒绝邀约也说得过去了,Bruce挫败的意识到自己可能当了一回魂淡,很有可能他在Kent心里已经变成了个利用职权性骚扰的糟糕上司。即使一切只是推断,Bruce的良心也开始受到谴责。


 


“Kent。”他转过身,眼神前所未有的认真。


 


“什么?”小记者飞快抬头,厚重的刘海儿翘起了一角。


 


“我想说,如果我的邀约让你感到任何不适,相信我那不是我的本意。”他很少说出什么道歉的话来,但没人应该被心理阴影再次伤害。


 


这倒令Clark感到惊讶了,“所以……就到此为止了?”你不会再追究超人与Kent的联系了?


 


“当然!”Bruce立刻做出保证,即使Kent在凯丽失踪的事情上有嫌疑,但在一切证据确凿前,Bruce无意对他做出任何伤害。


 


“太好了。”Clark真心实意的笑了出来,他松了口气,从见面开始压在身上的忧郁烟消云散。


 


小记者蓝水晶般的眼睛在电梯复古的暖光下被镀上一层水润的暖光,当他轻松的笑起来时,那股情绪极有感染力的穿过空气传递了过来。Bruce失神了一瞬,随后立刻将头扭了回去。他得承认,Kent糟糕的伪装是个明智的决定。


 


 --------------------------


又到了老爷的脑洞时间


成功达成共识(个屁)


 


 


 



评论

热度(141)

  1. 会跑步的硬币庞贝余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