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跑步的硬币

我们同样期待最深沉的孤独

【二代超蝙】医患关系 1w1一发完

盘子酱:

Summary:玩烂的魔法梗,直弯好基友小护士设定克拉克和美国精神病人设定布鲁斯的场合。


配对:Superman/Batman Clark Kent/Bruce Wayne


分级:G


原作:《超人归来》《蝙蝠侠》(诺兰三部曲)《直弯好基友》《美国精神病人》


弃权声明:我永远做梦想要让二代两个人属于我,但是我只能做梦了。就连小护士和精神病总裁都不属于我。


预警:流水账无文笔,重度OOC,文中的人物性格不代表美国精神病人与直弯好基友之中所塑造的人物性格。


作者的小废话:这是我进超蝙以来我个人认为写的最烂的文章了,但是还是又臭又长地词写了一万多,对不起小护士和总裁。真的。这篇文大家看个乐呵就好。我永远喜欢小护士和总裁!!!!


-------------------------------正文的分割线--------------------------------


医患关系


 


克拉克肯特在被拉着一脚踩进了医院门口又脏又臭的小水坑时,他脑子清醒过来想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他又要刷自己的这双鞋了,或者干脆再买一双。感谢这个小水坑,它虽然让克拉克干净整洁的白色鞋子和干净整洁的白色裤子报废了,但这至少能让他明白过来——或者说小部分地回忆起来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布鲁斯韦恩在戴着墨镜踏进医院的时候,没有任何一个人敢挡在他的道路前方,喧闹的医院大厅突然安静下来。他身上的西装甚至付得起任何一个重症病人的医药费,而他只是看起来漫无目的地向前走。越往里走越安静,他的皮鞋不怎么会发出声音,有一个瞬间几乎连吊瓶里的液滴滴落下来的声音都和雷声一样大。


 


滴答滴答,心率检测仪的声音折磨着所有人的耳朵。他已经来到了只有高等的中产阶级,或者说的更加通俗点,富人们才能来到的地方。在布鲁斯眼里,那些靠着呼吸机维持生命的,几乎已经成为了一具冰凉尸体的病人们,他们还没有离开这个人世间的大部分原因是在清醒的时候没有好好分配自己的遗产。相信吧,布鲁斯,越有钱的人越把绿色的钞票看的比命重要。


 


布鲁斯走过去的地方,就连护士都是贴着墙边走的。当然这也包括克拉克。“天啊克拉克,你看那些有钱人的样子,一个个只手遮天的样子,以后不都一样埋进土里么?说真的,我恶心他们。”克拉克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他们。他天性善良,总不会做出恶毒地诅咒某个人这样的事情,可他好歹知道,如果在这个地方戴着墨镜走得飞快还不会被拦下的人,自己也一定拦不住。


 


然而前面就是隔离室。克拉克最终决定了拦在了那个人面前。他个子还算高,可是比克拉克还是矮了半个头。那个人把头抬起来,盯着克拉克。


 


“先生,前面是隔离室,我想您不应该继续向前走了。您需要什么的话,我可以帮您的忙。”哪怕那个人带着墨镜,克拉克仍可以感觉到面前这个人正在从头到脚细细打量着自己,他的目光从克拉克头顶的白帽子开始,扫到他的白色上衣和裤子,最后连鞋子都看了一遍。这样扫视的目光让克拉克觉得不是很舒服。他绕开面前戴着墨镜的男人,刚走出去没两步就被那个男人拽住了胳膊。


 


“那好,护士先生和我走一趟吧。”


 


“不好意思我正在工作,如果您有——”克拉克发现自己几乎不能挣脱开那个人的手掌,或者说他并不想去用力挣脱那个人的手掌。走廊前后车暂时还没有人,仅仅只有几个坐在病房外面看着手机的病人家属。他就这样被这个穿着一身黑西装的男人掐着手腕,直接带出了这个地方。


 


他们向外走,人群开始变得喧闹而密集。克拉克看见了他的中年女护士长,同样也看见了他的同事们。但是他们之中没有任何一个人想要阻拦那个带着黑色墨镜的男人,拯救一下可怜的克拉克——反正他是个一米九的高壮男人。那个男人就这样毫无阻碍地把克拉克带出了医院,接着克拉克就一脚踩进了水坑里面。


 


医院旁边有一家咖啡店。这不是个高档的地方,但好歹是个繁华的地方。带着黑色墨镜的男人一把将克拉克甩在了咖啡店软软的单人沙发上,接着自己坐到了对面,摘下来墨镜直直盯着克拉克。如果不是刚刚发生的事件让克拉克对他的第一印象非常不好,他恐怕会称赞那个男人的巧克力色眼睛相当好看。


 


“护士先生。”那个男人把身子向前倾了倾,“很高兴见到您,我想这是一次非常友好的初次见面。”


 


克拉克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个男人就已经从胸前西装的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在桌面上慢慢滑动,一直滑到克拉克的眼前——好的,那个男人,或者就如同名片上说的,布鲁斯韦恩的手指也很漂亮。如果他出现在平面杂志上,那么布鲁斯韦恩就是完美的化身,如果他出现在现实,从他那引得精细昂贵的名片上来说,那也绝对是一个精致完美的存在。当然,如果他没有把自己强硬地从工作岗位上拽离就更好了。


 


“布鲁斯韦恩,很高兴认识你。作为回报,我想您也应该把名字告诉我。”也许是因为克拉克的目光过多地停留在了那张名片上,布鲁斯终于开口问了他的名字。


 


克拉克抬起头,他黑色眼镜框后面的一双蓝眼睛有些无所适从。他发现坐在对面的那个人实在是好看极了,以致于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眼睛应该往哪里放。“韦恩先生,我是克拉克肯特,很……”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说出来,“很高兴认识您,当然如果我们选择一种更温和的见面方法就好了。”


 


布鲁斯笑出声来,但克拉克却觉得有哪里不太对,那不是一个正常的笑声,也许一般人听不出来,但克拉克生来比他人敏锐一些的感官可以感受到,布鲁斯的笑声并不是发自内心,或者说是常年扮演出来的,戏剧性的笑声。


 


“两个初次见面的人在咖啡馆里面喝喝咖啡,互相交换姓名,我想应该没有比这个更温和的见面方式了,对不对,克拉克?”布鲁斯非常亲近地叫起了克拉克的名字。


 


克拉克皱皱眉,华尔街顶层富人们的心思过于幽深,他自然是猜不透的。他甚至都不明白为什么布鲁斯韦恩会如此突然地将自己拽到这里来。有太多问题纠缠着他,这让他的大脑有点不够用,再加上布鲁斯的脸实在是好看——完美符合自己的审美,他已经很久没有面对某个男人怦然心动过了。当然,只限于暂时的惊艳,克拉克想,以及韦恩能不能放过他,那双蜜糖色的眼睛可不可以不要再盯着自己了。


 


布鲁斯只是招了招手,服务员就端过来两杯咖啡。他冲着那个端来咖啡的服务员笑了一下,对方立刻就有些害羞地跑掉了。他尝了一口,皱了皱眉头:“不好意思,时间仓促没有好好准备,这样的咖啡你就将就一下吧,毕竟作为我的私人医生,第一次在这个地方见面的确有一点憋屈。”


 


“私人医生?”克拉克睁大他的眼睛,“韦恩先生,我想……您应该知道我是个护士,并不是个医生,如果您身体上有任何不适的地方,最好不要让我为您诊断,我并不是医生。”


 


“叫我布鲁斯。”


 


“……好吧,布鲁斯,但是我的确不是医生,如果您受了轻微的外伤,我可以替您止血消毒包扎,但是私人医生,我想我没有那个能力。”咖啡厅里的人几乎都停止了交谈,所有人都在屏息凝神听着布鲁斯到底得了什么病。在咖啡厅的外面甚至已经有记者和摄影师到场了,而他们的目光除了聚集在布鲁斯身上之外,更是聚焦在了这个素未谋面的小护士身上。克拉克黑发蓝眼,长得好看又英气,就在这短短几分钟之内,他的照片估计就已经保存在了各个媒体的相册里面了。


 


“你是唯一能够解决我的问题的人,克拉克。”布鲁斯的眼神突然软了下来,就像是标准的那种恳求可怜的宠物狗那样,从低处向高处直直看进克拉克的蓝眼睛里,“拜托,请不要拒绝我。我……需要你。”


 


他站起来,绕到克拉克的那一边,双手按住了克拉克的肩膀,将嘴唇凑到了克拉克的耳边。他呼出的热气打在对方的耳廓上,这让克拉克整个人都不自觉地颤栗了一下。


 


“克拉克 ,我有病,是精神病。”


 


他继续说,“我杀了人,克拉克,我杀了人。”


 


他呼出的热气是温暖的,然而克拉克却感觉自己如坠冰窟。


 


“你说……什么?”出现在报纸财经或者娱乐版块的布鲁斯不可能做出如同他刚刚说的,那样的事情,媒体人更喜欢用这样的词句形容他:“布鲁斯韦恩,一个家财万贯富可敌国的富二代,华尔街上层的代表性人物,但其实只是个华而不实的草包而已。”当然,这些都是些小报上的媒体为了吸引眼球所作出的形容,但在一般人的眼中,布鲁斯也不过就是个长得漂亮点的富二代而已,也许私生活混乱,但也就如此了。


 


他不可能杀人。克拉克这样想。他从第一直觉就知道,布鲁斯是个本性善良的人——他甚至都没有根据舆论和常识进行分析,甚至在他上学期间所学习的心理学基础都瞬间卡壳了。出于对布鲁斯的保护,他站了起来。


 


“这里不太好,我们去别的地方。”布鲁斯被他牵着手,笑着被他拉出了咖啡厅。克拉克听见他们身后响起了一大串快门摁下的声音。他甚至还有一点时间想了想自己将要成为今天晚上娱乐版的头条了。


 


“我的车在那边。”布鲁斯韦恩指了指那边一辆非常不低调的玛莎拉蒂,“我想我们可以去车里完成我们刚刚没有做完的事情。”他的声音飘忽在克拉克的身后,这让克拉克再次想到了刚刚布鲁斯凑在他耳朵边上对他讲的话,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和对对话内容的惊异交错在一起,克拉克的脑子里几乎炸起了一朵蘑菇云,而他和布鲁斯甚至认识还不超过半小时。应该说,最令人惊异的是,他居然认识了布鲁斯韦恩。


 


等到他们坐进车里的时候,克拉克才长舒了一口气。“你刚刚说,你杀了人?”


 


“嗯哼,你知道今天晚上的娱乐版头条是什么吗,‘布鲁斯韦恩携秘密男友激情车震’,或者还会有更过分的东西。”


 


克拉克愣住,随即有些着急地叫了一声:“布鲁斯!”


 


而布鲁斯笑着和他说,“别紧张,我的记忆告诉我杀了人,可是所有人都说我不可能杀人,克拉克,我记得你,你记得我吗?”


 


他努力在记忆中搜索着布鲁斯韦恩出现的场景:“没有,除了在报纸和电视上……老天啊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我记得你,我只记得你对我非常重要。我还记得我是怎样杀了人,我把妓女骗回家里,对她们做过分的事情,我甚至用电锯将她们分尸,然后我用手枪,一晚上四处逃窜杀了四十多个人,我的风衣下摆沾着的全都是鲜血……我的地板上也都是流淌着鲜红色的液体。克拉克,这些事情你知道吗?”布鲁斯在车里将整个人都靠在了克拉克的肩膀上,用一种调笑的语气提起了这些事情。这些事情在他的嘴里就像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一样,就像是他昨天晚上吃了西班牙海鲜烩饭,或者是今天早上起来他吃了香蕉松饼。


 


“你不可能做了这些事情,否则我应该在报纸的头条上看见你,还应该在法庭上看见你,你如果真的做了这些事情,你是不可能坐在这里的。”


 


“你猜怎么着,克拉克?这些事情是我三个月之前做的,这三个月我几乎每天都无法入睡,我每天读几乎是睁着眼熬到天亮——感谢我的护肤品可以遮住我的黑眼圈。”布鲁斯的语气开始变得严肃起来,“我问过我的律师我有没有给他打过电话,他说我压根就没有做过这些事情,无论是谁做都有可能,就只是我,布鲁斯韦恩,我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全都是因为我是世界上最胆小、懦弱、虚荣又可笑的家伙!”


 


布鲁斯突然盯着克拉克的眼睛:“你呢,克拉克,你也认为我是这样的吗?”


 


“布鲁斯,你需要心理医生的帮助,我没有帮助你的能力。”


 


“我就是需要你!”布鲁斯用力砸了一下他的车,警报器爆发出巨大的声音,车身摇晃着,克拉克瞥向窗外,仍然有无数的摄像头和照相机正对着他们。


 


“克拉克……”克拉克听见身旁的人叫了一声自己的名字,接着整个人的体重就压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他虽然是超人,可突然压上来一个成年男人的体重也让他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布鲁斯已经闭上了眼睛,靠在自己肩上,不再出声了。


 


“布鲁斯,布鲁斯?”克拉克试着摇了摇靠在自己肩上的人,但对方一点回应都没有。要不是克拉克能够看见他呼吸的频率,他几乎以为这个人死了。似乎是突发晕厥?克拉克正打算采用一些急救措施的时候,车里响起了一个陌生的老年人声音。


 


“肯特先生,不用担心我家老爷,这是他的老毛病了。”


 


就在这个声音说话的时候,车子已经自己行动了起来,开上了马路,正在朝着某个方向飞驰而去。


 


“呃……我想布鲁斯的情况还是需要去医院进行一下系统的检查?”克拉克查看了一下布鲁斯的心跳和身体,看起来并没有太大的事情,就像是立刻进入了深睡眠,“我想可能是嗜睡症一类的病症?”


 


车上的声音却没有回答克拉克的问题,继续自说自话:“这两车上具有远程操控系统,您一会就会和老爷出现在韦恩庄园,到时候还需要麻烦您将老爷送到卧室了。”


 


“好的,当然。等等,您好?您听得见我的声音吗?”克拉克在车里四处寻找着,想要找到摄像头或者麦克风一类的东西,当然他失败了,不过车上的声音回复了他。


 


“当然,我可以听得到您的声音,请问您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


 


“我是说,布鲁斯……韦恩先生现在的情况真的不需要前往医院吗?突发性晕厥并不是什么一般的症状。”克拉克考虑了一会,他认为现在车里面的那个老人的声音应该是布鲁斯韦恩的长辈,他与布鲁斯刚刚相识不过半个小时,现在就直呼名字恐怕还是有些不得体——韦恩家族的礼仪向来是最规范,最具有贵族气质的,他想他应该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尊重韦恩家的家族传统。


 


“您直呼老爷布鲁斯就可以,老爷现在的症状并不会妨碍他的生命安全,您大可以当做他已经睡着了。我和老爷都有求于您,更多的情况我想我们可以见面再详谈。”


 


克拉克注意到,他们并没有朝着市中心韦恩在某个高级大厦的顶层的公寓走,那里太惹人耳目了,他们正在朝着城市的边缘走,渐渐地建筑物的密度就不是那么大了。翻过一座低矮的小山丘之后,他看见了远处在一大片空地上的宅子。


 


“欢迎您来到韦恩庄园,这里已经很久没有来客人了,我就在门口迎接您。”车内的声音这样说。面对这样一座气派的庄园,克拉克有些紧张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结果发现自己还穿着一身护士装。他叹了口气,等车停稳之后从车上走了下来。


 


一个老人正冲着他——他只是头发花白,但身姿并没有体现出老态,甚至可以说是精神抖擞。“肯特先生,我是阿尔弗雷德,韦恩家的管家,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因此不必拘束。不过在我们开始正式谈话之前,我想您可以将老爷先送到二楼的卧室休息。”


 


克拉克点了点头。车上的布鲁斯还睡着,于是他用尽量轻柔的动作一手托着他的后背,另一手绕过他的膝弯,将布鲁斯整个人打横抱了起来。他开始庆幸自己空余时间的锻炼,布鲁斯可不轻——虽然他还是有点瘦了。和他在媒体上的红光满面不一样,此时睡着了的布鲁斯看起来苍白而无助,他似乎很久都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老爷,如果您醒了,就不要麻烦肯特先生了。”老人的声音从克拉克身后传过来,而同时,怀里布鲁斯的眼睛也睁开了。他那双浅褐色的眼睛再次从下面直视了克拉克的眼睛,最后在眼底酝酿起了笑意:“抱歉,克拉克,不过你也看得见,我的身体不太好,就麻烦你把我抱上去吧。”他把手亲昵地圈到了克拉克的脖子上,用鬓角的头发轻柔地蹭了蹭克拉克的肩膀,就像是一只撒娇的小奶猫一样。克拉克完全没有拒绝的余地,只好将怀里的大猫抱上楼去。


 


他们走过吱呀响着的木头楼梯。宅子很大,但布鲁斯一路上也没有停止对克拉克说话:“你知道吗,我总觉得现在的场景,就是你抱着我回房间的动作似曾相识……说真的我们之前真的没有见过吗?”


 


也许是心理作用,克拉克抱着布鲁斯进入他的卧室时,也觉得哪里十分的熟悉,就像是他向来就知道布鲁斯的卧室在哪里——虽然布鲁斯也在路上告诉过他怎样在韦恩大宅无数的空房间里面找到那间布鲁斯自己的卧室,但他就是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而这熟悉感在进入布鲁斯的房间之后更明显了。在他将布鲁斯放到他那张柔软的大床中央之后,他就转身看向了床旁边的阳台。那是个落地窗,可以从两侧打开。就连窗外的景色,他似乎都在哪里见过。


 


“我就说你会觉得这里熟悉,克拉克,我想我们有一天会解开这个谜的。”布鲁斯在床上对他说,“现在我想你应该去找阿尔弗雷德了,不应该让他等太长时间。”


 


“老爷,不用了,我已经在这里了。”老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门口,“看得出来,您很喜欢肯特先生。”


 


“称呼我克拉克就可以了,先生。”克拉克站在卧室的一侧,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您可以直接坐在老爷的床上,我们都不会介意的。”老人说。克拉克走过去,坐在了布鲁斯的身侧。“您可以告诉我布鲁斯的病症吗?虽然我帮不上什么忙,但是我至少可以提供一些……还算是有些用处的意见。”


 


“好的,肯特先生,老爷自从好几个月之前就经常不明原因的晕倒。一开始我认为是低血糖,可是经过了各种检查之后,老爷的身体没有出任何问题。”


 


“事实上,我认为我正在做一个非常连续的梦,而我不能控制自己什么时候做这个梦,甚至是我清醒的时候,这个梦也经常控制我的行为,这让我出现了某种类似妄想症的症状,因为梦中有些事实和经历,以我目前的能力来说无法完全接受,那是一个相当庞大而复杂的梦境。”


 


“我不明白,既然如此我还是认为心理医生更能帮得上你。”克拉克盯着房间里的一老一小,他在这座房子里感到有些不对劲,但这并不是什么危险的迹象,他反而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安全感和温馨感。


 


“我的大多数梦境中,我都是独角戏,就像是我刚刚给你描述的那样,偶尔有几个人闪过我也不记得他们的样子,他们或者是路人,或者是我的受害者,但是只有你,我清晰地记得你的脸,你的样子,而你也让我发现了我的梦境中有第二层……是我不能够理解的第二层。”


 


“第二层?”


 


“我可以吗?”老人看向半倚在床上的布鲁斯,布鲁斯抬眼冲着老人发射了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再给我沏一杯咖啡。”


 


阿尔弗雷德皱了皱眉:“您的请求被驳回,我不认为您现在的身体状况可以喝您平常钟爱的高浓度纯咖啡,这对您的精神状态会有很大的损伤。我会给肯特先生带来他需要了解的东西,并且给您带上来一杯热牛奶。”


 


布鲁斯在垂下眼睛,这在克拉克的眼睛里就像是一个小孩子受了委屈那样。布鲁斯韦恩真是个绝妙的演员,他能够通过他的每一根头发丝和每一个眼睫毛,精准无误地传达出他的意图,他的嘴角有些无精打采地耷拉着,但是他的唇珠却比平常要饱满,那是一个极其细微的噘嘴的动作。如果要克拉克来说的话,布鲁斯韦恩这张绝妙的脸蛋摆出这样的表情时,是不会有人拒绝他的任何要求的,当然阿尔弗雷德除外,他能够了解他的老爷所有的表情——他所有的细微反应都逃不过他老管家那双毒辣的眼睛。


 


布鲁斯的嘴唇很好看。克拉克一直这样想着,没有注意自己的眼神已经盯着布鲁斯的嘴唇超过了正常范围内的时间。因此布鲁斯发现克拉克的眼神不对劲的时候,克拉克也只是盯着不布鲁斯粉蔷薇一样的嘴唇。


 


“好看吗?”布鲁斯笑着问了一句。克拉克抬眼,发现布鲁斯的脸已经凑到了他的跟前,只要他再往前一点点,他的嘴唇就可以触碰到对方的。然而布鲁斯向来是不会让人这样占便宜的,他只是想后错了错身子:“你刚刚说不知道什么是我的第二层梦境?”


 


克拉克垂了垂眼。他可以看见布鲁斯的眼睛里闪过一点点狡猾的光。看得出来,他很喜欢和自己相处的时间。


 


“我的确梦见自己杀了人,不过我甚至醒来就可以知道那并不是真实的事情,那些鲜血实在是太有戏剧感了。但是每次当走出这一层充斥着暴力谋杀的梦境之中,我就会进入第二层梦境,那就像是第一层梦境的升华一样,但是我却有一种感觉——那是真实的。并且……”


 


“我做的梦大多数记不清楚,而且你也知道,我时不时会失去意识,等我恢复了意识,我会在手边的纸上发现一些奇怪的图案。”他的话音刚落,阿尔弗雷德拿着一个本子走了进来。他把本子递到克拉克的手里。


 


“我把它们整理到了一起,发现这看上去是一个有着非常多元素的故事。首先失去意识的我会在纸上描绘一个夜晚的城市背景,说实话,有点像夜晚的纽约。当我逃离那些充斥着女人的血的梦境时,我首先就会来到这里。”


 


克拉克翻看着这些纸张,他突然发现布鲁斯所描绘的城市他也有一些熟悉,不过相对于布鲁斯的视角,他更熟悉的是俯视的视角——是那种在上百米高空俯视的视角。阿尔弗雷德合上门出去了,带上门的时候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然后我发现了一些人,这些人显然非常重要,虽然我的记忆中没有他们的存在,但是我无意识的时候将他们记录了下来。”克拉克看见了许多人物的剪影,比如一个看上去精神有点问题的,脸上总是挂着奇怪笑容的人,还有一个看上去有两张脸的双面人。


 


“同样的,在关于我模糊梦境中为数不多的记忆中,我总是在一次爆炸中醒来。那应该是一次非常严重的爆炸,但是很幸运的是,它是在海面上发生的。”克拉克向后翻了两页,果然看得见一个描绘的非常抽象的蘑菇云。


 


“这是什么?一只蝙蝠?”克拉克指着纸张问。事实上,那不是一只蝙蝠,它们几乎填满了画面所有空白的地方。


 


“是的,我想那个应该是蝙蝠,我不知道为什么它们会出现在我的梦中,可能是和我小时候害怕蝙蝠有关系吧。”


 


“我想这会是个不错的漫画题材,布鲁斯,但我仍然不知道我能够帮上什么忙。”


 


“哈,黑夜,城市,各种各样奇怪的人和蝙蝠,组合到一起变成一个漫画,一定会大卖的,名字就叫侦探漫画怎么样?”布鲁斯笑了一下,“我还没有说话,我梦见过你,这个我没有画下来,但是我记得。”


 


“我梦见你降落在我的梦里,我看得见你会飞。”


 


克拉克几乎一瞬间就能想起来飞翔的感觉,哪怕他的理性告诉自己,作为一个人类他是不可能会飞的,然而布鲁斯接下来的话让他越来越熟悉:“我梦见你会从我房间的窗户中飞进来,我还梦见你会飞在那座城市上空,就在我的头顶。”


 


是的,克拉克也记得。他能够感受到脑子里一幕幕画面就像是陨石摩擦过大气层那样,一瞬间闪过高热而刺眼的亮光,然后变成碎片化成灰烬——就像是他自己也曾经从高处坠落那样,一路带着万众瞩目的光芒。那些记忆的碎片在他脑中的大海中浮浮沉沉,一会便沉没了下去,只是在最浅层留下了几个气泡,嘭得一下炸裂开来。这样细微的感觉已经是足够的,他知道这一切也许不仅仅是布鲁斯韦恩有了什么奇怪的精神疾病。


 


他抬头,发现自己也布鲁斯的距离再一次被拉近了。“你知道的,我认识你,你也见过我。我觉得你有必要在我的身边留三个月,直到我们解开这个谜团。”


 


“或者直到我们将第一本侦探漫画出版。”


 


因此这就是克拉克不得不被迫旷班三个月,然后一直留在布鲁斯韦恩身边的原因。这三个月他们几乎是足不出户,原因全在于布鲁斯的精神状态越来越糟糕,他时不时晕倒的次数越来越多,但他所记录下来的事件细节也越来越多。有一次他突然对克拉克说:“我不认为我们生活的世界是真实的。”


 


“有些细节太不平凡,但是又太细微,这被我们忽略了。”


 


“布鲁斯你太需要休息与睡眠了,我是说,需要没有那么多奇怪梦境的主动睡眠与休息。”克拉克说。


 


“我认为你应该是无条件相信我的,我的情况不属于精神疾病的范畴,除非你找到一种和我相同的病例。”


 


“这和你需要休息没有逻辑上的关系,布鲁斯老爷。”阿尔弗雷德说,“我想今天太阳不错,您或许可以和克拉克先生去花园里溜两圈,这恐怕对您的身体有一些帮助。”


 


克拉克点了点头。他为布鲁斯披上了一件衣服,带着他来到了花园里。阳光很好,但好的有些不真实。他们两个人处于一个绝对安静的环境里——他甚至连鸟的叫声都听不到。


 


这里安静得实在是太诡异了,直到布鲁斯开口打断了这段长久的沉默:“我几乎可以从我的梦中找到一个真切的故事了,克拉克。你最近有做梦吗?”


 


“我……事实上,我不怎么记得我的梦境。”克拉克说。他不能否认,在他来到布鲁斯身边的这三个月之间,他经常发现一些不寻常的事情,比如突然看着镜子发呆,思考着怎样才能刮掉自己新长出来的胡茬——但是他已经重复了许多年的生活告诉他,他只需要拿起剃须刀就可以。再比如,他经常认为自己需要一副眼镜,哪怕作为护士的他视力非常好,并不需要一副眼镜。一些细微而古怪的细节渐渐浮上了水面,那些碎片一样的画面会在夜晚变得格外清晰,但克拉克可以断定那些并不是梦境。


 


“克拉克,这段时间我时常怀疑,是不是有一个世界,就是我梦里描述的那样,有那些令人无法理解的元素。”


 


而我也会飞,克拉克想。“事实上,的确有那么一种说法,人的梦境是他在另一层宇宙所经历的事实。”


 


布鲁斯看着透过叶片的阳光,眯起眼睛:“我想想,那是一个怎样荒诞的世界,我会在黑夜的时候在一个城市游走,会遇到各种各样不怀好意的人,而你……你是我梦里最无法触碰到的存在,你永远都在高处。”


 


布鲁斯转过头,用自己的手覆上了克拉克的手背:“我觉得我和这里有一种奇妙的脱节感,在梦里你对于我的意义十分重大,但是醒来之后我却发现你只是一个我认识了三个月的普通朋友而已,这应该不是这样的,克拉克,你不应该只是一个普通的护士,这也不是我把你找过来的原因。”


 


克拉克用另外一只手握住了布鲁斯放在自己手心里的指尖。他能够感觉到布鲁斯比他稍低的体温。“我不知道怎样形容这种感觉,但是我想,”克拉克深吸一口气,“你是我这么多年来,遇到的最有……最有真实感的一个人。”


 


“这算什么,克拉克?一个表白吗?”


 


克拉克的双手微微颤动了一下,当时他没有放开布鲁斯的指尖。而这个时候,花园中刮起了大风,天气瞬间阴了下去。


 


“变化无常的天气与时常的阴雨,克拉克,这应该不是纽约市现在的天气。”


 


于是风刮得更猛烈了。克拉克将布鲁斯带进了自己的怀里,却被布鲁斯一把推开:“注意你身后!”


 


他看见身后韦恩宅的一面墙在大风中倒了下来。克拉克几乎是本能地用单手想要支撑住那堵墙,但是在他接触到倒塌的墙的一瞬间,那面墙就消失了。接着他看见以他和布鲁斯为核心,周围的物质开始逐渐分解,在大风中变成了碎片,接着变成了更小的粉末,变成了看不见的分子,接着再次被撕碎。


 


而克拉克只能放任自己盯着布鲁斯深棕色的眼睛里面。他看见布鲁斯的眼睛变得清亮了起来,在这样昏天黑地的大风中几乎是唯一的光源。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布鲁斯说,“我……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现在想要做一件事情。”克拉克几乎听不见布鲁斯在说什么,但是他在自己的唇角感受到了一种温暖而湿润的感觉。


 


“我觉得这个就是我应该做的事情,抱歉克拉克。”


 


克拉克很想说些什么,比如他刚刚在与布鲁斯的嘴唇亲密接触时,所回想起来的一切东西,又或者他想要对布鲁斯说出最后的,表达自己心意的三个单词,但他最终什么都没能够说出来,接着大风将他们卷入了无边的黑暗。




 ---------------------------------------------------------------------------


 


“我们昏迷了多长时间?”


 


“大概有七八个小时,时间不算长。”


 


“超人?超人你醒了?”


 


克拉克睁开眼睛,白色的灯光刺得他眼睛疼。这有点像医院的灯光,他甚至可以闻到消毒水的味道。


 


他开始渐渐回想起一切事情,比如他和蝙蝠侠在战斗中中了昏睡魔法,又比如他们现在已经正常地醒来了——这不是第一次发生的事情了,并且他如同往常那样,记不清楚他的梦境。


 


“超人,你现在还好吗?”戴安娜问。


 


“我想我现在非常好。蝙蝠侠呢?”


 


“他已经回哥谭了,如果你想要看望他的话,你应该知道去哪里找他。”


 


是的,克拉克想,不过他还要再做一件事情。


 


他需要找到一个十分熟悉的陌生人,一个他从未谋面的,叫做布鲁斯的男人。


 


 


彩蛋:直到三年后超人和蝙蝠侠在联盟内部宣布恋爱关系的时候,他们才发现联盟内部一直默认他们已经在一起了。


 


“为什么?”超人问。


 


“因为你们那个魔法是一定要在梦境中亲吻过才能够解除啊。”扎塔娜说,“我们以为你们早八百年就在一起了。”


 


END

评论

热度(265)

  1. 会跑步的硬币盘子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