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跑步的硬币

我们同样期待最深沉的孤独

谁的爱最委屈

小学的时光,现在想想一点也不愉快,不仅是好朋友青春期爆发引起的争吵,还有我对同桌过分的包容。因为喜欢,就很包容。夏天,他和前桌的女孩故意把我的水壶扔出教室,故意在我上课回答问题时抽走板凳,把涂改液撒在我的手机上…一直以来都以为是他讨厌我,所以玩坏我的水壶,我的雨伞,故意掀我的裙子,体育课上跑步时推我…我总是莫名奇妙,又小心翼翼的忍让,从来不曾和他真正发过火。
后来才知道,他觉得我不会发火。好朋友告诉我的,她说我出去捡水壶的时候,她跟了出来,听见我前桌的女孩对同桌说,他喜欢你,肯定不会发火的,你不信等她回来看。原来这样,就可以肆无忌惮地欺负一个人,挥霍她对你的好感,把那些耐心、包容为你白白付出。
后来再也没有喜欢过他,也不想看他,他还是会在放学时故意拉我的书包带,但是我再也不会回他任何一句话。
我人生的就是这样心酸,甚至没被对方认真对待过,就这样死在我手里。周末同学一起打羽毛球时会忍不住看他,不过自己不会再这样委屈自己了。
后来也有个男孩喜欢自己,他舍友和我说他喜欢我,想暗恋我。我当时就想笑,男孩那些小心思在女孩看来太简单。不过喜欢暗恋那句话是我说的,他当时问我恋爱过么,便隐隐有了感觉,不想和他多聊,于是敷衍他说我喜欢暗恋。暗恋在我看来,像一种沉淀,但不是所有感情都经得起时间的沉淀,我的沉淀造成了我的伤害。把拒绝告诉他的舍友后,突然想起小学的暗恋,如今想来如此久远,但还能记得好多细节。这个世界上并非每一段感情都得到珍惜,情感的伤害在你的精神身体上会留下永久痕迹。于是有了愧疚的感觉,我在这时才发现原来那时的伤害委屈一直留到了现在,隐含的情感微小活跃着。后来男孩干脆纠缠,有一天舍友喊我下楼帮他拎东西,下了楼才发现他站在树下,厌烦的情绪腾升,但还是好言好语让他回去了。直觉就能感受到那种轻浮的情感,像是掺着水的酒,接过时就闻到蒸发的味道,我不想把自己的酒倒进去浪费精力。他到底有没有舍友说的那么爱我,实际我也不知道,但我本能地不想进入。
我现在才知道感情的伤害威力这样大,藏得这样深,直到我长大了,那道伤疤才暴露出来。那个男孩不知道会不会有这样的伤疤,我已尽力不造成多余的伤害。如此久远的委屈刚开始令我震惊,我对自己的脆弱终于有了了解,也许今后会发现更多。
世界上的不公平太多了,甚至难得公平。感情亦如此,哪有什么谁的更委屈,伤害是同样的,也许你的更深。

评论